1. 地熱小說
  2. 阿雲青梅
  3. 《我死後,前妻初戀樣樣不如我》 第1章
宋芸 作品

《我死後,前妻初戀樣樣不如我》 第1章

    

《我死後,前妻初戀樣樣不如我》免費閱讀!這本書是阿雲創作的一本言情,主要講阿雲青梅的故事。講述了:...《我死後,前妻初戀樣樣不如我》第1章免費試讀

她像護崽子一樣,警惕地看著我:

“這次,你又想乾什麼?我告訴你,有我在,你彆想再傷害他!”

看,愛與不愛,已經很明顯了。

我輕笑一聲:“你彆激動,這次我成全你們。”

“我們離婚吧。”

宋芸身體一僵:“陸遠,你又在耍什麼把戲?”

我搖搖頭,滿眼堅定地看著她。

“我是說真的。”

我高估了自己。

我以為我能永遠包容她的壞脾氣,對她不離不棄。

但受傷的心告訴我,及時止損纔是上上策。

這次我是真的不要她了。

宋芸輕蔑地審視我,彷彿要將我看穿。

“陸遠,我告訴你,以退為進這一招對我冇用。”

“隻要你不乾涉我的生活,各過各的,我也不是不能接受你。”

我氣笑了。

我都要死了。

不離婚,難道還等著你繼承我的億萬資產便宜了彆人。

我回房間拿出離婚協議書和簽字筆遞給她。

這是我在她第二次自殺送去搶救時準備的。

因為捨不得放手,所以一直放在抽屜。

這次,我終於下定決心了。

“我已經簽好了,婚前財產各是各的,婚後財產對半分,冇問題的話,明天早上九點我們民政局見。”

宋芸奪過離婚協議書,翻到最後看到我龍飛鳳舞的簽名,氣笑了:

“看來,你早就有了離婚的想法,那你裝什麼受害者啊?”

“你可真是虛偽,多看你一眼都覺得噁心。”

她提起筆在最後一頁簽下自己的名字:

“我可提醒你,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不要後悔了又跪著求我複合,像條冇尊嚴的狗一樣!”

我忍得青筋暴起,最後還是冇忍住開口:

“宋芸,我有句話想和你說。”

宋芸眼底劃過一絲嘲諷,挺直了脊梁骨:

“後悔也晚了。”

我嘲笑她的自以為是,冷冰冰道:

“當年白浪離開你不是因為我,而是在他看來,你遠不如潑天富貴來得重要。”

她愣了一秒,扯了扯嘴角:

“你還真是死性不改,除了抹黑阿浪,欺負阿浪你是不是一點彆的本事都冇有了!”

“你就見不得我好,是吧?”

她把離婚協議書直接扔到我臉上,轉身摔門而走。

5

腦袋裡那根緊繃的弦兒終於斷了。

我癱坐在沙發上,身心俱疲。

偌大的房間顯得格外孤寂,我蜷縮著身體窩在一角。

不知何時,已經沉沉睡去。

直到天矇矇亮時,我被頭痛折磨醒,腦子裡像有無數根針在紮,跑去洗手間嘔吐了半個多小時,差點把膽汁嘔出來。

稍微好點,我忍著頭痛去房間拿藥,然後一把吞下。

恍惚中,我似乎看到了車禍喪生的父母。

他們臨死前奮力將我推出火海,囑咐我一定要好好活著。

可我連他們最後的心願都冇有實現。

我失去了婚姻,又得了腦癌,隻有不到兩個月的時間。

這輩子我總要帶著遺憾離開了。

生命倒計時,我才發覺,在宋芸身上浪費了這麼多時間,實在是不值得。

第二天,我換了身乾淨的衣服開車去民政局。

宋芸掐著九點整的點,挽著白浪的胳膊緩緩走來。

“前夫哥,來得真早。”

白浪調笑道,眼底卻不懷好意。

宋芸哼了一聲:“我還怕他不來,耽誤我們領證呢。”

離婚證還冇捂熱就領結婚證,不得不說她玩得真溜。

要是以前我高低要痛哭一場。

但可能最近接二連三的傷心事太多,心臟已經變得麻木無感。

我麵無表情地走完離婚的全部流程。

比我想象中快很多。

離婚證到手,宋芸盯著看了許久。

而我一句多餘的話也不想說,轉身就走。

宋芸卻突然叫住我:“阿遠,你的臉色看上去非常不好,你冇事吧?”

我腳步一頓。

這聲阿遠,恍如隔世。

我啞著聲音:“暫時還死不了。”

這次我頭也冇回。

看了宋芸那麼多次背影,這次就由我先離場吧。

回家後,我的病情又惡化了。

劇烈地頭痛嘔吐後,我整夜整夜地睡不著覺,記憶力也在不斷下降。

常常一個轉身,就忘記自己要做的事情。

公司運轉也因此受到很大影響。

我明白,自己最終什麼也留不下。

我抽空整理了一下自己名下的所有財產,並將不動產變現,向慈善機構捐獻了90%,接著回公司宣佈退出董事會。

然後拿著僅剩的10%獨自去了冰島,看到了最美的極光。

這是我曾承諾給宋芸的蜜月驚喜。

可惜,隻有我一個人享受到了。

我躺在雪地裡,張開手臂,像一隻自由的鳥。

一滴淚順著眼尾慢慢滑落,掉進雪裡消失不見。

我飛呀飛呀,飛進了一道光裡……

6

我死了,靈魂卻徘徊在宋芸身邊。

我看到她回家帶走自己所有行李,火速和白浪同居。

她會為白浪繫上圍裙,洗手做羹湯,儼然一副賢妻的形象。

臉上的笑容,也是從未有過的燦爛。

她唯獨對我吝嗇得很。

留給我的隻有冷冰冰的背影和厭惡的眼神。

我心裡酸得很。

不過想到自己已經死了,也覺得冇必要再計較這些東西。

看完甜掉牙的愛情電影,白浪帶宋芸來到一家大排檔。

我環顧四周,眉頭不自覺緊皺。

遍地的垃圾和隨處可見的酒櫃,空氣中甚至瀰漫著臭水溝的味道。

這種臟亂的環境我都吃不下飯,千嬌百寵的宋芸怎麼可能受得了?

我篤定她會離開。

果然,宋芸眼裡劃過一絲嫌棄。

她小聲道:“阿浪,這裡好臟好吵,我們換個地方吃吧。”

白浪眸光似水地望著她:“寶寶,這就是我的生活環境,不能為了我適應一下嗎?”

“我們已經錯過好多年,不想以後因為觀念不和再分開。”

宋芸臉色動容,握住他的手:“我們不會分開的,為了你我什麼都願意做。”

說完,她就在對麵落座。

那一刻,我突然覺得眼前的人很陌生。

我認識的她從來不會為任何人妥協。

還記得年少時,我們一起去參加清北夏令營比賽。

到達目的地後,我們才發現住的地方是個小旅館,又小又臟。

宋芸不顧帶教老師單獨,一意孤行訂了五星級酒店入住。

哪怕那間酒店距離營地要一個半小時的車程。

她也從不委屈自己。

回過神,我壓下所有思緒,或許這就是愛情的魅力。

她從未對我打開過心房,也不屑為我做出一點點改變。

白浪在這裡是熟客,很快便點好東西。

可東西送上來時,宋芸的目光一瞬間頓住了。

我順著她的視線看過去,整整一盤烤串灑滿了辣椒粉。

而宋芸是一點辣都吃不得。

從我知道她的愛好之後,戒了一切跟辣椒有關的食物。

家裡阿姨做的菜,永遠是清淡而有營養。

有那麼一刻,我在想她失神的短暫瞬間會不會想起了我的好?

白浪並冇有注意到宋芸難看的臉色,推到她跟前問:

“你怎麼不吃啊。”

宋芸強撐起一抹笑:“我吃不了辣,你自己吃吧。”

白浪二話不說拿起一串塞到她嘴邊,輕聲哄道:

“老婆吃一口嘛。”

宋芸為難地咬了一小口,還是被辣得咳嗽了幾聲。

之後無論白浪說什麼她也不肯再吃一口。

白浪來了脾氣,隨口嘟囔了一句:

“你怎麼這麼事呢?”

宋芸聞言,委屈的心情終於爆發:

“阿浪,你是不是不愛我了?”

“你冇看到我被嗆成什麼樣子嗎?陸遠都知道我吃不了辣,你還硬逼著我吃!”

“陸遠能為我戒辣,你為什麼不能改掉你的飲食習慣?”

聽到我的付出,宋芸都有看在眼裡,我心裡又酸又苦。

她什麼都知道,隻是不在乎我,所以連帶著我的努力也入不了她的眼。

白浪本來就很敏感。

宋芸的字字句句就像是在說,你怎麼連陸遠都不如?

自尊心要強的他脫口而出:

“陸遠那麼好,你是去找他啊,和我在一起乾嘛!”

宋芸眼裡閃著淚光,抓起桌上的手機捂著嘴跑了。

我跟在她身邊,看著她漫無目的地走在大街上。

半晌,她走累了,坐在台階上肚子咕嚕咕嚕地叫個不停。

她掏出手機,目光停留在我的微信介麵。

“陸遠,我想吃糖醋魚了……”

這句話打打刪刪,發送出去後卻顯示拒收。

宋芸瞬間臉色鐵青,差點砸了手機。

“不識抬舉!”

我靜靜地看著她。

從心死的那一刻,我就把她拉黑了。

這一切太遲了。

宋芸,你怎麼現在纔想起我的好呢?

7

白浪找過來的時候,宋芸哭著撲進他懷裡。

“我就知道最愛我的還是你!”

白浪沉著臉,推開她:

“去找你的陸遠,彆抱我!”

宋芸聽到我的名字,眼裡閃著一絲陰翳:

“他算什麼東西,不過是追在我屁股後麵跑的舔狗罷了,給我提鞋都不配!”

“在我眼裡,你是最好的,他連你的一根頭髮絲都比不上!”

這些話很顯然取悅了白浪。

他捧著宋芸的臉頰,狠狠親了下去。

這一刻,我覺得呼吸都很困難。

我突然很想知道,如果她知道我已經死了會是什麼表情?

還會是這副鄙夷至極,滿不在乎的模樣嗎?

一吻結束,白浪恨恨道:

“以後少在我麵前提他。”

“宋芸,你記住了,當初如果不是他用錢引誘我,我們根本不會分開這麼多年,或許孩子都會走路了。”

宋芸垂眸掩住所有心思。

白浪送她到家之後,回公司加班。

宋芸微笑著送彆,還不忘給他一個柔情蜜意的吻。

我立馬躲開視線,卻擋不住心口傳來微微刺痛。

十幾年深入骨髓的愛不可能說消失就消失。

但我很清楚自己已經不再愛她了。

宋芸洗漱後,盯著我的手機號看了很久。

她可能也有些不甘心吧。

曾經跟在她身後的舔狗,竟然有膽子拉黑了她。

就在她出神期間,有陌生電話進來。

“請問您是陸遠的妻子嗎?”

宋芸不解道:“我是。”

對麵好像鬆了一口氣,繼續道:“是這樣的,陸遠先生不幸在冰島病逝,請問您什麼時候方便過來認領他的屍體嗎?”

宋芸呆了一瞬間,像是聽到了什麼可笑的事情:

“他是想耍手段讓我去找他對吧?”

“麻煩你轉告他,如果真的想要我原諒他,那就跪下來求我。”

“不然他愛死不死的都彆和我說,我們已經離婚了,我壓根不在乎,也和我沒關係。”

她臉上的得意之色越來越盛。

我笑出了淚,雖然知道她聽不到我說話,還是忍不住道:

“阿雲,你總是那麼自以為是。”

“我早就跟你說過我要死了,你怎麼就是不肯相信我一次呢?”

掛斷電話,她隨意丟開手機,冷笑道:

“欲擒故縱,我看你能忍到什麼時候來求我!”

不會的,我飄在半空中冷冷地看著她。

宋芸,即便我還活著,我也不會來求你。

因為你配不上我的深情。

清晨,門鈴響起。

宋芸打開門,看到來人,臉上閃過一絲慌張:

“媽,你們……怎麼會來這?”

宋母氣勢洶洶地進門,審視四周,轉過身直接甩了宋芸一耳光。

清脆響亮的聲音也令我心頭一顫。

“我來看看你有多犯賤纔會為了一個因為錢拋棄你的人離婚!”

宋芸本來還有點迷糊,這一巴掌直接給她打醒了。

“阿遠是個好孩子,你為什麼就不能和他好好過日子?”

宋芸本來被我單刪就窩著火氣,聽到宋母誇我,忍不住譏諷道:

“我真不知道他到底給你們下了什麼**咒,明明我纔是你們的女兒,你們卻不問青紅皂白一心向著他!”

“好,那我現在告訴你,他再好在我眼裡也不過是個垃圾,我想要的從始至終都是阿浪。”

“而且我已經和他領了結婚證,這次你們誰攔我都晚了!”

宋母指著她,氣得手都在發抖:“你知不知道自己嫁了一個怎樣的人啊?”

宋芸梗著脖子:“我嫁給了愛情,再也不會受你們擺佈了!”

宋母恨鐵不成鋼:“阿雲,你糊塗啊!”

“你以為當年我和你爸冇有想過成全你和白浪嗎?”

“可你知不知道白浪他爸是個賭徒,我不能眼睜睜看著你跳進火坑。”

“所以我和你爸提出隻要白浪肯離開你,不僅給他一筆錢還會幫他還清他爸的賭債。”

“他一口就答應了,一絲猶豫都冇有,這樣的人不值得你愛。”

這是宋芸第一次從除白浪之外的人嘴裡聽到當年事情的經過,與她所知相差甚遠。

她後退兩步,下意識否認:

“你撒謊!”

宋母搖著頭,遺憾道:“自從婚禮之後,你從來不肯好好聽阿遠的解釋,他是最無辜的,當初是我和你爸仗著他對你的喜歡,求他聯姻來阻止你走錯路。”

“阿遠是個值得托付一生的人,可惜了,兜兜轉轉你還是冇有那個福氣啊……”

聞言,我心裡劃過一絲暖流。

宋父宋母是真心把我當成親兒子一般對待。

我從來不怪他們,而且當初的決定不全是他們強求也夾雜著我的私心。

隻是若重來一次,我不會再答應聯姻了。

8

天色陰沉,眼看就要下雨了。

宋芸跑出來,直奔我家。

她敲了很長時間的門,始終冇有人迴應。

“阿遠,你在家嗎?”

“你開下門好不好,我有事情要問你……”

或許是想起昨夜的那通電話,宋芸直接輸入自己的生日,密碼解鎖。

嘀——密碼錯誤!

宋芸臉色一白,盯著密碼鎖回不過神。

她知道的,我的所有密碼都是她的生日。

可從我獨自前往冰島那一天,就已經全部換成自己。

我悟了,愛人先愛己。

所幸不算特彆晚。

半晌,宋芸動了動手指,輸入我的生日。

門開了,房間已經蒙上薄薄一層灰塵。

她緊蹙眉頭,進入我的房間,根本冇有近期生活的痕跡。

宋芸拿手機給我的助理打電話:

“陸遠在哪?”

而當她聽到我去了冰島之後,人都站不穩了。

她嘴裡喃喃道:“不可能,這一定是假的……”

而在她轉身的瞬間,餘光瞥到了抽屜露出一角的診單

她緩緩將其抽出,看清腦癌兩個字之後,指間瞬間冇了力氣,診單輕飄飄地落下。

她不可置信地捂緊嘴巴,眼淚瞬間蓄在眼眶。

或許到這一刻她才意識到,這次是真的要失去我了。

看到她為我流淚,我並冇有想象中那麼開心。

這一瞬間我腦海裡浮現的是她一遍遍咒罵我去死的畫麵。

人真是很奇怪的生物。

隻有經曆死彆,纔會幡然悔悟。

9

宋芸買好機票,回去取護照。

剛進門,白浪抱怨道:“去哪了,上了一天班,回來連口熱飯都吃不上。”

宋芸根本無心搭理他,翻箱倒櫃地找東西。

白浪被冷落,心裡不舒服,強壓下不滿問她:

“你這麼著急,在找什麼?”

宋芸抬眸:“你見過我的護照嗎?”

她翻遍了所有地方都冇有找到。

白浪聞言,眼底劃過一絲慌亂,但很快穩住陣腳:

“我冇見到,不過你要護照做什麼?”

宋芸還有些冇回過神:“陸遠,他死了……我得去接他回來!”

白浪突然拍手叫好:“死得好!其實我早就看不見他了。”

“這下真是天隨人願,眾望所歸……”

他話音剛落,宋芸突然給了他狠狠一巴掌,雙眼通紅地瞪著他:

“死者為大,你能不能嘴上積點德?”

我驚訝地看向宋芸。

她難得為我出頭。

甚至還為了我打了心上人。

可白浪何曾受過如此屈辱,他質問道:

“宋芸,你打我做什麼?我哪句話說錯了?”

“這不都是你跟我私會的時候親口對我說的嗎?”

“現在又來裝什麼好人!”

宋芸麵如金紙,語氣中帶著懊惱:

“我……我那都是氣話啊……”

她跌坐在地上,一副接受不了現實的樣子。

“我冇想過他真的會死……”

話冇說完,她眼神凝滯。

終於想起我曾向她坦白過,隻是她不相信而已。

她捂著嘴巴,豆大的淚珠不斷滾落。

白浪垂眸,嘲諷地看她:

“你彆告訴我,陸遠死了,你還捨不得,心疼起來了。”

宋芸啞然,一時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阿雲,彆犯賤,你忘了自己是怎麼對他的了嗎?”

“婚都離了,就彆貓哭耗子假慈悲了。”

宋芸被他的話刺得生疼,猛地抬頭:

“陸遠和我青梅竹馬,我們之間的情誼還輪不到你一個外人指手畫腳!”

說完,她用力推開白浪:“你離我遠點,彆在這裡耽誤我事!”

白浪滿眼陰翳,摁住她的胳膊:

“要是我不想讓你去呢?”

宋芸一把揮開他,一字一句道:

“彆管我,阿遠還在等我接他回家呢。”

白浪黑了臉:“宋芸,你還記不記得自己現在是誰的妻子?”

宋芸一臉不耐煩:“你要是介意的很,我們也可以離婚。”

“你再說一遍!”

宋芸從來就是個不服輸的性格:“我說離婚。”

白浪的氣壓越來越低,一把扯住她的長髮,拖到客廳。

宋芸是個嬌滴滴的千金小姐,力氣哪有一個成年男人大。

她尖叫,求饒。

白浪置若罔聞,一遍遍重複著:

“看你以後還敢不敢出去勾三搭四!”

我多想衝上去和白浪打一架。

可我已經死了,我隻能眼睜睜地看著宋芸被打。

一種無力和絕望席捲全身。

10

宋芸被及時送往醫院救治。

白浪擔心惹上麻煩,轉移宋芸的資產偷偷出了國。

但法網恢恢,疏而不漏。

他遲早要接受法律的製裁。

等宋芸醒來,我已經被助理接回國內火化。

她連我最後一麵也冇有見到。

一切後事準備妥當後,我感覺自己變得更加透明。

我想或許是時候要離開了。

出院那天,她買了一打啤酒直接打車去了我的墓地。

一坐就是一整天。

天黑之後,宋父宋母遲遲冇有等到女兒回家,急瘋了。

找遍醫院裡裡外外,來到我這裡。

宋芸喝多了,露出手上的傷痕,委屈地向我哭訴:

“阿遠我好痛,你給我呼呼。”

“嘿嘿,不痛了。”

“阿遠,這個世上還是你對我最好。”

“但你死後,一次都冇入我的夢,是不是還在恨我啊?”

說完,她沉思了片刻,猝不及防狂扇自己的巴掌:

“那我替你打這個惡毒的女人,你能不能原諒我?”

宋家父母見她一會兒笑一會兒哭,都嚇傻了。

宋母上去,緊緊抱著她:

“阿雲,我們回家了好不好?”

可她抱著我的墓碑不撒手:

“不要,我不要和陸遠分開。”

“你放開我!”

宋母被用力推倒在一邊。

宋父怒了,用力捏著她的雙肩:

“你給我清醒一點,阿遠活著的時候你不知道珍惜,現在他死了你裝什麼深情?”

宋芸捂著臉,淚順著指縫流下:

“爸,我好難受,阿遠不會再原諒我了對不對?”

宋父沉默地背起她,帶著老伴一步一步向山下走去。

我望著墓碑上笑得肆意野性的自己,眼裡滿是懷念。

那是二十二歲意氣風發的我。

我張開手,笑著開啟新的人生。

熱門小說《我死後,前妻初戀樣樣不如我》試讀結束,閱讀全文向上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