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洞房花燭

    

-

李鳳英像冇聽到林悠悠的話一樣,隻是低頭撿起地上的結婚證,揣進衣兜,然後才一臉陰鷙地往小廣場方向去了。

現在趙家落魄了,大院裡的人已經不像以前那樣,是她想欺負就能欺負的了,更何況是江澤言護得跟眼珠子一樣的林悠悠。

不過,胡麗影這個喪門星,竟然這個時候還雪上加霜,讓他們被大家嘲笑……

不一會兒時間,胡麗影就被李鳳英母女,連拉帶拽地從小廣場弄回了家。

緊接著,趙家就傳出來胡麗影撕心裂肺的哭喊聲……

江澤言和林悠悠本來定的是二月二十八回華安,可週樂安的結婚申請在二月二十六這天下來了。

於是,他們回華安的日期又延後了幾天。

在二月二十八這天,周樂安和林娟子舉辦了一個熱熱鬨鬨的婚禮。

這年頭結婚,也就是家裡的親戚、朋友,要好的同事、戰友大家在一起吃個飯。

手頭寬裕的,再給新人,買個水壺,臉盆什麼的添個喜氣兒。

周樂安家裡冇什麼人了,林娟子在結婚申請下來的時候,就往家裡打了電話。

林家明兩口子聽說林娟子準備結婚,而且周樂安不論是人品還是工作都很出類拔萃,別提多高興了。

可兩口子商量完,最後還是決定,過幾個月全家人在過來給他們賀喜。

一來是家裡正準備春耕,林宴平和秀秀又忙著賣滷煮,都忙得腳不沾地。二來覺得,他們新婚,忙忙活活的事多,還得分心招待他們,在等幾個月都不太忙,天氣也暖和了,一家子再過來也是一樣。

畢竟有林悠悠和江澤言在,他倆的眼光,他們放一百個心。

二十八這天一大早,周樂安穿著嶄新的軍裝,騎著自行車把在林悠悠家,被她一番打扮的林娟子接回了家。

因為林悠悠大著個肚子,大家也怕她太累,就讓她陪著林娟子,蕙蘭嫂子、荷花嫂子,還有幾個走得親近一些的人幫忙,在周樂安和左右鄰居家,開了十來桌的酒席。

中午招待完大院裡的人和一些周樂安的戰友,下午蕙蘭嫂子一家,政委一家,還有江澤言、林悠悠又單獨在周樂安家開了一桌。

周樂安一向不是個話多的人,今天結婚,難得這麼開心,就多喝了幾杯,趁著熱鬨勁,還一臉醉意的把大家感謝了個遍。

等大家酒足飯飽,又幫忙把桌子收拾完,才都起身告辭,把時間留給這對新婚夫婦。

林娟子看著大家要走,也想起身相送,卻被慢了幾步的蕙蘭嫂子給攔住,打趣兒地說道:

「咱們這可有說道,這新娘子可三天不許出門,又冇有別人,不用你們送,趕緊收拾收拾,過你們的洞房花燭夜去吧!」

林娟子被劉慧蘭的話,弄得滿臉通紅。

「嫂子,你就別打趣兒我了,都……都是二婚的人了,什麼……什麼洞房花燭夜啊。」

林悠悠聽到林娟子這麼說,也回頭說道:

「姐,婚雖說是二婚,但人是新人,既然是新人,自然什麼事兒都得認真對待了,姐,我希望你從今天開始,和姐夫又是一種全新的人生,以後也白頭偕老,相濡以沫。和和美美的過一輩子。」

.

聽到林悠悠的話,林娟子當時就紅了眼眶,希望她以後,真的能像悠悠說的那樣,白頭偕老,相濡以沫。

周樂安回身,拉著林娟子的手,對林悠悠說道:

「小姨子,謝謝你,我們一定會幸福的。」

聽到這聲小姨子,林悠悠笑了笑,「不客氣,姐夫,新婚夜,加油!」

說完,也挽著江澤言出了院子。

一路上,和蕙蘭嫂子、趙嚮明邊走邊聊。

等到了家,屋子裡一下子少了一個人,還有些清冷。

不過想著娟子姐,這輩子也算苦儘甘來了。

江澤言冇讓林悠悠脫大衣,把她扶到椅子上坐下後,又給她倒了一杯熱水,才說道:

「先喝點水暖和暖和,我去往爐子裡再添點煤,等熱氣兒上來了,在脫大衣。」

林悠悠端著杯子和江澤言聊天。

「阿澤,你發現冇你話少是因為本身就不愛說話,可週樂安話少,似乎是因為性格謹慎。說話前也反覆斟酌,如果真的是特別熟悉的人,他應該是個很健談的人。」

江澤言給爐子添完煤,一臉認真地坐在林悠悠身邊。

「悠悠,如果你喜歡健談的性格,我也能慢慢改。」

林悠悠……

我什麼時候那麼說了?

她……貌似冇說喜歡話嘮吧!

見江澤言一臉認真的看著自己,林悠悠覺得有些好笑。

「我什麼時候說過,嫌棄你話少了嗎?你這個樣子纔是你,就像我一天到晚不停的說,你當個認真的聽眾不是很好」

「你是冇說過,不過……你看周樂安和趙嚮明他們,好像都特別的健談,我怕時間長了,你嫌棄我無趣。」

老爹當時可是說,像悠悠這麼好的姑娘,大家恨不得都把她搶回家的。

「那你會不會覺得我話多,很煩」

「不會,我就喜歡你現在的樣子。」

「所以啊,剛纔我說的話冇有別的意思,就隻是對周樂安的個人看法而已,我們現在的樣子纔是彼此喜歡又都舒適的狀態,為什麼要去試圖改變呢?」

林悠悠說完,放下水杯,伸出胳膊圈住江澤言的腰:

「阿澤,你是我在這個世界上最重要,也是最愛的人了,做你自己就好。」

林悠悠的話,就像這二月裡午後的陽光,溫暖而不灼熱,給人十足的安全感。

能讓他時時刻刻地感受到快樂和安穩。

周樂安家。

當家裡隻剩下週樂安和林娟子的時候……兩人都有些不好意思。

林娟子和周樂安對視一眼後,為了緩解室內微妙的氣氛,林娟子拿起桌子上擺放的,有些淩亂的瓜子花生和糖。

「我收拾收拾。」

「我來吧。」

林娟子看周樂安自己搶著乾活,也就冇在推遲。

「那你先收拾,我洗漱一下,給你也準備一盆熱水。」

「好。」

洗漱完,林娟子坐在昨天和悠悠她們一起收拾好的臥室,看著床上繡著鴛鴦的大紅色喜被,有些不知所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