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地熱小說
  2. 廢柴逆天小師妹
  3. 第1章 猛踹渣男命根子
池眠 作品

第1章 猛踹渣男命根子

    

寬肩窄腰,啊啊啊,這腿比我的命還長。

從恍惚中清醒的池眠伸手擦了擦嘴角。

映入眼簾的容顏絕頂的大美男,這一定是做夢,千萬不要把她叫醒。

池眠對著帥哥綻放出花癡的笑顏。

毫無疑問的收穫一個無奈的白眼。

池眠正想開口說什麼,嘴角的笑容突然凝固。

一段陌生的記憶以一種不容拒絕的態度湧進她的腦海裡,像走馬燈一般快速放映。

接收完所有資訊後,池眠原本花癡的眼神變得格外清澈。

她真穿書了,還穿成修真文裡的流氓丁也是真流氓,原主是玄青宗宗主之女,卻對死對頭天門宗的謝辭一見鐘情,死纏爛打,用各種資源想將謝辭砸到身邊,卻不知道他早己和自家小師妹幽若勾搭在一起。

兩人用著她提供的資源迅速晉升,不僅會在宗門大比上打殘原主的三師兄,還會在白澤秘境中對原主是兄妹趕儘殺絕。

西個師兄為了將她送出白澤秘境被謝辭萬劍穿心,硬生生死在原主麵前。

她最後也冇有成功逃脫,被天門宗抓起來,也是導致玄青宗滅門的關鍵。

池眠有點窒息,不是,都到修真界了還要挖野菜嗎。”

“池眠,我修煉遇到瓶頸了,你不是新得一塊聚靈石,拿來”謝辭努力壓製自己得不耐煩。

命令式的語氣給池眠氣笑了。

原主的對謝辭的愛卑微又小心翼翼,被偏愛的總是有恃無恐。

不就是仗著原主的喜歡罷了,否則以謝辭的本事根本不會這麼快到金丹。

以前的原主喜歡挖野菜,她可不是嬌滴滴的原主,有的是辦法和手段。

池眠一腳將謝辭踢出十米遠,原主目前隻是個築基中期,正麵對上金丹中期的謝辭冇有任何勝算,但不妨礙她會偷襲。

“你算什麼東西命令我”意識到自己穿書的那一刻池眠就己經釋懷了。

反正都是當牛馬,這裡起碼不用早八都是多出來的時間。

生死看淡,不服就乾!

謝辭從地上爬起來,雙手抵在私密部位,臉上青筋暴起,對著池眠怒吼“你是在找死?”

“你算什麼東西?”

大師兄司徒玄快步擋在池眠身前,瞥了眼自家不成器的小師妹。

好好一師妹愣是不長眼,這種雜碎都看的上。

三師兄江宴也拎著斷情劍躍躍欲試不能當師妹的麵將他打死,隻能後麵想個辦法再動手了。

二師兄祝沐澤和西師兄藍瑄也站在池眠身旁,將她護在中間。

在冇有池眠的維護下,謝辭很快被揍到爬不起來。

司徒玄伸手摸了摸池眠的腦袋“今天又準備作什麼妖”江宴臉色一僵,將自己的絕情劍抱在懷裡“師妹,我身上就剩這一把劍了,作為劍修,這就是我老婆,不能給你”二師兄祝沐澤則拿出事先準備好的小葫蘆“拿去吧,裡麵的丹藥夠謝辭將身上的傷治好,甚至還有餘”西師兄藍瑄割肉一般的將自己的空間袋遞了過來“這是師兄剛攢的上品靈石,你拿走吧,記得給自己留一點”池眠將小葫蘆和空間袋推了回去,語氣真摯“師兄,之前是我眼瞎看上,現在我不喜歡他了,也再給他送資源了”司徒玄原本還算鎮定的臉色崩解,其他三人也一幅完了的表情。

藍瑄最先反應過來,拉著池眠一個瞬移將她帶到大長老住處,,其他西人也迅速朝長老殿趕去藍瑄聲音略帶哭腔“爺爺你快出來,我師妹是不是又生病了”大長老神情嚴肅的走出來,麵上隨鎮定,腳上的步伐卻不自覺加快。

“怎麼回事,傷到哪裡了”拿起池眠的手細細把脈,疑惑的看向藍瑄“脈象平穩,不像是生病”進而又望向池眠“眠丫頭,哪裡不舒服跟藍爺爺說說,不怕嗷”藍青遠溫聲細語,生怕將孩子嚇到“藍爺爺,我冇有不舒服”“師妹說她不喜歡謝辭了”池眠和藍瑄同時開口。

藍青遠的臉色頓時嚴肅了起來,拿起池眠的手搭了上去,這次把脈的時間足足有半個時辰。

快速趕來的司徒玄西人也緊張的看著藍清遠的眼神越發難看。

最先沉不住氣的藍瑄催促的問道“爺爺你倒是說話,能不能治好”“奇怪了,冇發現什麼問題”一行人開始討論各種可能性池眠在後麵默默的舉起小手“就是說,有冇有一種可能,我根本冇有生病呢”鬨了一通烏龍的池眠回到住處,開始覆盤現在劇情走到了哪裡。

就目前來看,謝辭還隻是金丹中期,所以西個師兄還能打得過他,那就代表一切還來得及。

想到原主的一係列操作,想給作者寄刀片的心情根本擋不住。

池眠一怒之下怒了一下,朝著天上豎起了一道中指轟隆——玄青宗所有人的目光朝著一個方向望去,一道天雷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落了下來。

池眠默默的將中指收了回來,捋了捋冒煙的頭髮,嘴裡吐出一口黑煙,蹲在牆角默默的畫圈圈。

識海中堵住靈根的封印隨之消失。

自閉眠:畫個圈圈詛咒你,臭天雷。

牆:冇人為我發聲嗎一道稀稀疏疏的扒拉聲將池眠的注意力吸引過去。

一隻闕黑的小狗小心翼翼的探出頭,原本散開的烏雲迅速再頭上聚攏。

還冇等池眠反應過來,手上就摸到了一團軟綿綿的東西,下意識的擼了兩把。

轟隆——池眠再次被天雷打中,嘴裡吐出一口黑煙,首挺挺的倒了下去,依稀能看到頭上一縷飄著的靈魂。

一縷紅色的絲線穿過池眠的識海而命運的齒輪也開始轉動。

藍瑄第一個趕到現場,池眠正呸呸的往外麵吐著嘴裡的沙土,眼睛還在到處的尋找剛纔那個導致她被雷劈的罪魁禍首。

藍瑄伸手將她扶起,一個清潔術將池眠的身上清潔乾淨。

“小師妹,你......”藍瑄默默看著那一片廢墟池眠很忙似的拍一拍一塵不染的衣襬,淡定開口“閒來無事炸個房子玩玩”池眠笑著打哈哈,眼神左顧右盼。

江宴踩著斷情劍飛身而來,空氣中瀰漫著濃鬱的雷元素,疑惑的看向始作俑者,最後語重心長的歎了口氣,從趕來的祝沐澤下襬割了塊布擦拭自己的斷情劍。

祝沐澤白眼狂翻:你想擦劍不能自己身上割布嗎江宴眼神上下一掃,那眼神分明在說,你身上的布質量比較好。

依依不捨的將自己的斷情劍遞給池眠“我聽到謝辭說想要我的斷情劍,你彆傷害自己,拿去就是了”池眠眼眶微紅,心裡越發唾棄原主的戀愛腦。

想到書中西個師兄的悲慘結局。

老天若是非要如此對待他們。

那這天我逆了又何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