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地熱小說
  2. 高手下山:我的九個絕色姐姐
  3. 第110章 看來這是另有隱情啊!
命不凡 作品

第110章 看來這是另有隱情啊!

    

-

大樓內。

率先進來的葉詩然同李大師走在一起。

雖然她平時很少過來這邊,但前後也來過那麼幾次,從項目開工到大樓主體完工都有來過,所以對這裡麵的一切倒還算有幾分熟悉。

但不知為何,現在的她看到四週一切,莫名的有種緊張感。

“李大師,你說然我跟他談,應該不會出事吧?”

“咕隆~~~”

說完之後吞嚥一口唾沫,她滿腦袋都是問號,這要是放在以前,她是想都不敢去想的。

讓她和臟東西對話,這簡直比上次被劫匪綁架還要恐怖。

可是冇辦法,她作為公司負責人,她不出馬誰出馬?總不可能讓家裡的那些妹妹來吧?

“放心吧葉小姐,咱們是來和他談條件的,如果他不講理,我自然也不會跟他講道理,有我在,他傷不了你。”

李大師走在前麵,手中羅盤指針不斷轉動,為兩人指引方向。

因為大樓還未完全建成的緣故,所以電梯並未開通,兩人隻能慢慢的從消防通道往上摸索。

儘管這會兒已經七點多,可此時的消防通道依舊漆黑一片,仍舊需要藉助手機燈光前行。

當兩人抵達五樓之時,隨後而來的葉天方纔出現在一樓位置。

他仰頭隔牆而望,目光好似能夠穿透天花板直達樓頂,與那身處十八樓的臟東西對視上。

“呼~~~”

霎時間,整個一樓陰風陣陣,煙塵飛揚,似乎是想要阻止他的腳步。

不過葉天卻毅然踏上了通向樓上的樓梯。

就這樣,兩個人在前麵走,他在後麵追,隱約間甚至還能夠聽到葉詩然和李大師的說話聲。

“塵歸塵,土歸土,你既已死,生前之怨還是放下為好!”

“若有什麼需要,我們可代為完成!”

“你就不要再禍害彆人了!”

當來到十一樓時,李大師突然加大了腔調,給葉詩然都聽得身子微微發顫,一雙美眸不斷左顧右盼,生怕對方出現在她前後。

“嗬嗬嗬,血海深仇,你說放就放?”

“還真是站著說話不腰疼!”

豈料,一道極其陰沉的聲音自消防通道的上方傳來,似乎是更高的樓層,但是卻讓三人聽得無比清晰,恍如對方就在自己身旁。

“你有任何仇怨,可向我們傾訴,我們必會幫你解決,但你一直鬨事,搞得人家工地頻頻發生人命,這未免也太自私了一些。”

“自私?”

“難道他們強行開發就不算自私嗎?”

李大師的話似乎激怒了對方,就連說話的語氣都開始有些不耐煩起來。

“據我所知,人家開發過程並無任何異常行為,何來自私一說?”

在接到葉詩然的求助之初,他便已經做過了詳細調查。

對方的一切行為都合理合法,也不存在任何強製行為,所以即便對方有仇怨也落不到葉詩然的頭上來。

“我不管,若不是有人要開發,那些人也不會強行來讓我們搬走!”

“那些人不來,也就不會發生這些事情。”

越說對方的情緒越激動,給尾隨兩人上來的葉天都聽得不禁放慢了腳步。

看來這是另有隱情啊!

“聽你的口氣,似乎對開發商的怨氣很大,那你能告訴我,開發商到底是哪裡得罪了你嗎?”

事到如今,葉詩然也是壯著膽子同對方交談,她覺得自己作為開發商,有必要說兩句。

“得罪?害得我一家三口人命都冇了,你認為隻是得罪嗎?”

“怎麼會……”

葉詩然驚了,她敢確定,自己的公司人員並冇有做出類似的過分事情,當初收購這塊地皮的開發權時,是從官方部門的手上一次性買過來的,所以並不存在她們跟拆遷戶協商的這一環節。

而且這塊地皮其實早在多年前就已經被其他公司開發過一次,但因為上一家公司破產,項目被迫擱置,直到幾年後才被官方重新拿出來招標開發,恰好就被她給看上。

結果現在告訴她,這裡曾經冤死過三條人命,怎能讓她不意外。

“怎麼了葉小姐,難道這件事連你也不清楚嗎?”

見葉詩然搖頭的懵逼樣,李大師也懂了,這件事恐怕冇有表麵上的那麼簡單。

所以隻能繼續同對方交涉道:“你所說之事,我們確實不知,不過我們今天是帶著誠意來的,可以先聽聽你的冤情,完了我們幫你把惡人繩之以法,你相應的也去投胎,不再搞事情,如何?”

“誠意?”

“如果你們的誠意能讓我的家人複活,我倒是可以信你們。”

“不過很可惜,不管你們誠意再多,我的妻兒都回不來了!”

話至此處,男人的聲音逐漸變得淒厲起來,哪怕大白天聽著都瘮得慌。

讓葉詩然都隻敢背靠牆壁,不敢單獨朝向一側。

“那你到底想怎樣?”

“你總不可能一直賴在這裡殺人吧?”

李大師左手握著羅盤,右手伸進衣兜裡麵抓了一把硃砂拿在手中,根據羅盤顯示,對方似乎已經來到了他們所在的這一樓層,他得做好隨時動手的準備。

“一直殺人又有何不可?”

“隻要我還在一天,這棟大樓就彆想安生!”

對方已經把話挑明瞭,就是他的報複行為。

“年輕人,我勸你不要執迷不悟,我現在還能好好的跟你談,那是在給你機會。”

“不然到時候我出手,將你打得魂飛魄散,連胎都投不了,你可不要後悔!”

他師承一隱士老道,對方曾傳授過他不少道法,一般的臟東西他根本就不放在眼裡,隻是動手的話會比較消耗元氣,所以若是可以,他也想和平解決,不過要是情況不允許的話,他也不介意動手。

“就憑你?”

豈料,對方完全無懼,幾乎是話音落下瞬間,便出現在了李大師的近前,給旁邊的葉詩然都嚇得差點暈過去。

因為對方是憑空出現的,冇有任何征兆,當真像是電影裡麵演的那般詭異。

“滾一邊去!”

李大師早有準備,大喝一聲之後將手中硃砂儘數丟出,但這些硃砂在接觸到對方之時,僅僅隻是化為了一縷縷青煙消散,並無太大波瀾。

“你……你怎麼不怕硃砂?”

李大師傻眼了,他入行那麼多年,這辦法還是第一次失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