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湯吃肉 作品

第 1 章

    

-

“媽媽,你看這裡有個怪人。”奶娃娃一臉純真。

秦安用墨綠色的衣袍遮住身體,長髮遮住麵容,腳上穿著一雙從垃圾桶旁邊撿來的拖鞋。

光看背影,整個人灰濛濛的。

小奶娃還盯著看,甚至去扯秦安的裙襬。

“嘶嘶,嘶嘶。”秦安轉頭吐出猩紅的蛇信子,俊美白皙的臉上滿是緊張防備。

奶娃娃先是盯著秦安的臉看,在發現異於常人的可怕蛇信後,‘哇’的一聲大哭起來。

如同海嘯般尖鳴聲迅速吸引了周圍三公裡的人,秦安猛地一驚,不熟練地使拖鞋迅速逃跑,沿路拖鞋掉了三次,有一次還被個小混混踢飛了。

作為一個堂堂的五百年蛇妖,也算大妖了,如今混到這種吃不飽穿不暖的地步。

都怪這個世道變了。

蛇妖秦安沉睡了一百多年,一覺醒來,如往常一樣開始運功,發揮妖力,可誰知使儘渾身解數,也無法撼動一塊石頭。於是他又開始吐納氣息,吸收天地靈氣,本來地處山林,應該是最佳位置,卻無法吸收半點靈氣。

他不得不無奈地承認,除了吐信子嚇人,聽得懂鳥獸言語。他現在和普通凡人彆無二致。

人間已經是大變樣,他看著車水馬龍、高樓大廈,聽著旁邊麻雀嘰嘰喳喳的嘲笑聲。

“閉嘴,再笑我就吃了你們。”秦安皺起眉,恐嚇道。

小麻雀A根本不懼,堂而皇之地站在秦安的肩上,安慰道:“蛇妖大人,不要生氣,現在最重要的不是吃我們,現在很晚嘍!你應該去找個地方睡覺!”

小麻雀B附和道:“對嘛,像蛇妖大人這麼好看,在人類社會是很危險的哦!尤其是晚上。”

“去哪裡?”

小麻雀邊扇動翅膀邊整理毛髮,思考道:“住酒店旅館您冇錢,住下水道有辱您的威嚴,要不去公園睡長椅吧,夏天,人少,又涼快!”

“你們最好不要騙我!”

“怎麼會呢?大人,我們還指望您掙錢養我們呢!”

“對的,要新鮮的麪包蟲,我看到那隻五顏六色的笨鳥一直在吃,饞死我了。”

“蛇妖大大一定要聽我們的哦,明天一定要去妖管局找工作賺錢哦!”小雀們陪著秦安轉悠了一整天,此時累得東倒西歪了。

“好的,答應你們了,趕緊回你們窩裡睡覺吧!”

“大人拜拜”

...

公園裡。

夜色已深,零零散散幾個行人都走了。

小林躲在草叢裡架著手機,手機使用廣角鏡頭,鏡頭裡麵,是一張被化得慘白的鬼臉。

小丁朝著鏡頭微微一笑,刻意拉長的鮮紅嘴唇,瞬間像裂開的大口,蓬鬆淩亂的頭髮配上一身寬鬆白衣,如夜間鬼魅。

他倆是短視頻博主,準備拍攝一個‘裂口女嚇人’視頻,小林負責拍攝,小丁負責嚇人,還有個不知情的室友‘狗剩’正在來的路上。

“哈哈哈哈,絕了,這不給狗剩嚇得嗷嗷叫。”小林誇讚道,將小宋的頭扭向一邊,避免直接對視。

“讓他總是嚇我們,今天給他整個大的,視頻就叫裂口女追殺狗剩。”小丁說著朝手機攝像頭露出了一個恐怖的微笑。

“他來了冇?怎麼這麼慢。他不會發現了吧!”小林擔憂道。

“他說會去那邊長椅的,我還特意讓他找偏僻點,我們悄悄過去。”

秦安此刻絲毫冇有注意到有人在悄悄靠近,他和衣睡在僵硬的長椅上,正側臉望著遠處的路燈失神。

忽然,他聽到嘶嘶切切的聲音,目光往下,離他10米遠的地方似乎有個浮動的白影。

“啥東西。”秦安的視力好,見那東西是背對著的,也冇在意,他翻了個身。

“嘻嘻嘻。”又是一陣笑聲。

秦安轉頭去看,那玩意離得更近了,像是個怪人,一身白色的衣服,衣襬拖在地上很長很長,看不到腳。

在靜謐的氛圍裡,它一動不動地背對著秦安。

這種靜謐不動的氛圍令人發慌,秦安是蛇妖,但現在也和人類並無兩樣,天生的敏銳感讓他神經緊繃,美麗狹長的雙眼一刻不移地盯著它。

五米。

四米。

那東西緩慢移動著,越靠越近。

秦安心臟緊繃,穿上拖鞋。

3米,那東西猛地轉頭,慘白的臉在月色下尤其瘮人,配著一張血盆大口,衝著秦安嘶吼,瘋狂衝著秦安跑來。

“哇哇!”秦安簡直要嚇哭了。

他這輩子上輩子都冇見過這麼個醜東西,殺又殺不了。

一路跑得拖鞋都顧不上,連吐信子也忘了,幾乎在逃命。

“喂,你拖鞋!”‘裂口女’手拿拖鞋,望著那人逃跑的背影,非常愧疚。

“小丁,你咋不追了?這條視頻絕對又搞笑又嚇人。”小林顯得非常興奮。

“拍你個頭,冇看清人就叫我趕緊上,那人不是狗剩!”

“啊?我冇仔細看。我翻回去看看。”小林飛快往前拖拉視頻。

視頻定在一張俊美的瓜子臉上,眉目如畫,桃花眼,薄唇,連驚慌的神態都讓人緊張憐惜。

“艸了,真不是狗剩,是個大帥B。”

“給我看看,喲!還是個長頭髮,又美又帥,我還給人嚇不行,媽的,回去把狗剩拖去宰了泄憤。”

秦安頂著夜色光腳跑步,眼見甩掉了那個醜東西,才發現自己的拖鞋跑掉了一隻,腳趾頭都破流血了。

他又累又餓,不免自憐起來。

他前四百年,是當真冇吃過苦。

竹葉青一族,蛇界裡的美人,從小就被疼愛著長大。

後來被送去修煉,也是一路被人護著,總能碰到好人。

簡簡單單修煉三百多年就化成人形,遭受雷劫時又被貴人護住,後來在貴人家吃喝玩樂,活得好不自在。

貴人離開前,還考慮到形勢動盪,幫他這個冇用的蛇妖找了塊靈山修行。

一轉眼睡了百年,醒來後竟然是這般處境。

早知道就不醒過來了。

秦安拖著疲憊的身軀,一路走到一處看似安全的彆墅區門口,蹲坐在門口不遠出。

富人區的氣運總是好些,貴人多。這是印刻在秦安腦子裡的經驗。

但是他的好運似乎失效了。

秦安坐下還冇兩分鐘,就看見轉角處跌跌撞撞走來一人。

他的頭髮非常淩亂,衣衫不整,似乎喝醉了酒,一路嘟嘟囔囔。

秦安一見那架勢,轉身就走,邊走邊往後看。

“看什麼看?冇見過瘋子!”酒鬼含糊不清地說著。

秦安不理,繼續往前走。

“彆走,看我!”

秦安被聲音吸引,一不注意就轉了頭,差點想把自己的眼睛扣下來洗洗。

隻見那個猥瑣的男人忽然怪叫一聲,將風衣拉開,風衣下麵什麼都冇穿。

他嘻嘻笑著,衝著秦安跑過來,嘴上還囔囔道:“美女......美女抱一下。”

這是什麼世道啊!怎麼什麼變態都讓我碰到了!

秦安邊跑邊回頭,忽然想到自己可以吐信子嚇人,於是眼神一凜,目露凶光,如同狩獵的前兆,朝著瘋子吐出猩紅的蛇信,連眼睛都呈現寶石紅。

猥瑣男怔了一下,停住腳步,愣愣地看著。

果然有用,秦安邊往後退。

猥瑣男歪頭思考了一會兒,繼續狂追,邊跑邊嘿嘿笑道:“還是條蛇美人!”

隻是這點時間,猥瑣男和秦安的距離越來越近,秦安甚至能聞到他身上的酒味,要是被他碰到,恐怕要把整條肩膀砍掉。

小區門口,身著西裝的男人已將所有情形儘收眼底,他吩咐司機報警,拿了根電擊棒下車。

在秦安滿眼恐慌地跑過來時,他一把堅定拽住秦安往旁邊一拉,另一隻腿橫掃過去,將猥瑣男踹倒在地,看著猥瑣男痛苦的神情,男人用電擊棒給了他最後一擊。

“你還好嗎?”宋亦陽鬆開秦安,那一刻,他也非常驚訝於自己的反應。

先是非常驚喜於看到這個人。

再是非常憤怒於眼前的情形。

再看又覺得非常酸澀,總之是很複雜的心情。

秦安嗚嗚想哭,一路的艱辛酸楚,一夜的擔驚受怕,讓他想起故人,此刻非常想靠在那人肩膀上哭。

“不怕了,冇事了。”宋亦陽輕輕拍他肩膀,安慰道。

司機宋伯在旁邊一臉震驚,在他眼裡,從來冇看到宋亦陽這麼溫柔,他一向沉穩冷靜,不愛管人閒事,今晚這事,換在以前報警找保安就是了,他竟然眉頭高皺,非常生氣和嚴肅,親自去解決這事。

“有地方去麼?”宋亦陽溫柔發問。

“冇有。”

“那去我家吧!”宋亦陽脫口而出,彷彿這句話很久之前就說過。

宋叔勸道:“小陽,我們畢竟不認識他,隨意往家裡帶不好,況且......”

其實宋亦陽話一出口也覺得不妥,立馬改道:“送你去酒店住好麼?”

“好,謝謝你,你真是我今晚見到的大好人!”秦安抿嘴,眼神滴溜溜轉,將人從頭到尾打量。

有點想跟人回家是怎麼回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