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7章 神聖遺物

    

-

很快,秦風就累得不行了。

至於歐陽氏,更是哭的淒慘。

臉上滿是絕望,美眸之中眼淚滾滾。

秦風心中也是稍有歉意,脫下自己的外套,蓋在了歐陽氏的身軀之上。

“我知道你有苦衷,對不起。”

秦風輕聲說道。

歐陽氏美目一顫,看了一眼秦風。

秦風的表情隨後變得猥瑣無比。

“嫂嫂,我就喜歡你這樣剛烈的女子。”

表情讓周圍的人都是一陣的噁心。

“殿下,六皇子,有,有失皇家威嚴啊。”

“父皇!治罪,治罪啊!”

但,秦風看了一眼秦元,嘴角微微揚起。

“父皇,我可否已經洗脫了罪名”

倒是二皇子,冷笑一聲。

“老六啊,你在文武百官的麵前做出這種庵臢的事情,你還有什麼好狡辯的。”

“你無罪?你要是無罪!我就是狗!”

但,天子漠然道:“老六,無罪。”

“哈哈哈,聽到了吧老六!你...”二皇子的笑聲戛然而止。

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老六無罪!

天子嘴角浮現出一抹耐人尋味的笑意。

“自己解釋。”

眾人看向秦風,秦風得意的看向眾人。

“我堂堂八尺男兒,今天都進不去,我喝醉了我能進去?”

“難不成,有人幫我啊?”

眾人一陣沉默,好像,還真是這樣。

“所以,隻有兩種可能,歐陽氏被下藥了。”

“或者,是她自願的!”

隨後,秦風看向了秦元。

“所以,皇兄,歐陽氏當時意識清醒,我如何在醉酒情況下欺辱的呢。”

“還是說,這一切,都是你自導自演,都是捏造的?”

眾人,驚愕無比。

秦元也是冷汗直冒。

“父皇!兒臣,兒臣對此事瞭解都是來自於府中下人!”

“我不知居然有如此之大貓膩!”

天子冇有說話,反而是看著秦風。

“一個下人,有幾個頭夠砍!挑撥皇家關係!”

“活得不耐煩了嘛!”秦風冷冷的說道。

幾個作證的下人,雙腿一顫,直接跪在了地上。

“小的,小的,不敢啊。”

秦元也立刻說道:“放屁!就是你們這些下人信口雌黃!讓我錯怪了我的好皇弟!”

“來人都給我拉出去砍了!”

當即,也有大臣來幫忙開腔。

“是啊,三皇子和兄弟之間關係一向完好,這件事多半是一個誤會啊。”

太子薨死,這些大臣也是找好自己新的站隊目標。

秦元在朝中的人脈,可是遠超過秦風的。

秦風,目光寒冷。

這幫狗奴才,之前自己被罷黜的時候,他們死哪去了。

現在跳出來當和事佬了。

等著那一天自己掌權了,一個都彆想跑。

“父皇,為兒臣做主!”秦風開口道。

天子漠然:“來人,將這些下人都給我砍了,三族充軍。”

“諾!”

侍衛上前,將其押走。

果然,隻是對下人動手。

三皇子,還是冇被動。

“老六,歐陽氏,你如何處置啊。”

眼神之間,帶著一絲的興趣。

歐陽氏也是看向了秦風。

自己能不能活,就憑秦風的一句話了。

“此次之過,怕也不在歐陽氏,這件事,還是免了她的罪過吧。”

天子,點點頭。

“準了。”

乾淨利落,讓眾多大臣心中都是一驚。

天子這對六皇子的看法,好像有些改變啊。

莫非...

諸多大臣,還是觀望態度。

“來人,賜黃金百兩。”

又是恩賜。

玉韻龍打心裡麵高興,這下可好,老六被關注到了。

“父皇,兒臣,覺得,不夠。”

“恩?”天子眉頭皺,道:“你還要什麼。”

秦風看了一眼歐陽氏。

“我既然和歐陽氏有這般謠言,我倆就算是跳進秦江也是難以洗淨。”

“不如就順著,讓歐陽氏,做我嬪妃。”

老六可不是見色起意。

歐陽氏,背後可是江南大財團。

大世家!

自己要是能夠將其給搞定,就算是當今朝廷被推翻了,自己也吃喝不愁!

流水的皇族,鐵打的世家,這句話可不是說著玩的。

再者說,自己這些年也是身上冇倆銅板,娶了這娘們,吃喝不愁!

“老六!你,你休要侮辱你皇嫂!”

秦元大怒。

倒是其他的皇子,也是笑出了聲。

“老六,你剛纔不會是真想趁機把事情給辦了吧。”

“你看你三哥,臉都綠了。”

玉韻龍也是無奈。

這...本色暴露?

“父皇!萬萬不可!我們早有婚約!”

但是天子看了一眼,道:“婚約?”

“禮部的聘禮都未下達,何來婚約一說,口頭之言,不必做數。”

“不過,老六,朕也不能直接許配給你。”

“這歐陽氏,還是讓你們自己去爭取。”

“若是一個女人都爭不到,其他的,也爭不到了。”

眾人心中一驚。

太子之位,現在可是空著的。

若是如此...言外之意,那不就是讓老六也參與到太子之位的爭奪之中?

不過,就六皇子這般,能搶到嗎

秦元深吸一口氣,雖有不爽,但也能接受。

若是父皇要處死歐陽氏,自己可就損失大了。

至於老六和自己爭?

這個廢物,拿什麼和自己爭!

“諾。”

秦風也是接受。

女人自己不光要爭得,這皇位,自己也要拿下。

男人,什麼都能爭!

“父皇,兒臣如今,身邊缺少一把利劍,不知父皇可否將秦九劍賜予一支給兒臣。”

秦九劍,個個都是絕世神兵。

每個皇子,都人手一把。

當然,老六除外。

“準了,來人,將開天賜予老六。”

眾人心中一驚。

開天!

那,可是太子的佩劍!

這..是不是在傳遞什麼訊號?

“父皇!這是我大哥的佩劍,這..”

二皇子率先出頭。

“怎麼,你大哥的佩劍,朕,賜不得?”

“還是說,你要替朕賜你六弟佩劍啊。”

帝王威嚴,瞬間爆發。

大殿的溫度也是驟然下降。

華妃病逝,太子薨死,這大秦天子,心性早已冷酷無比。

在他的心裡麵,隻有華妃和自己的孩子是孩子,其他的,不過是皇子罷了。

“兒臣不敢!兒臣口無遮攔!甘願自降三月俸祿!”

天子冷哼。

“老六,這把劍,是你母親當初給你大哥的,今天朕就賜予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