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地熱小說
  2. 快穿貌美路人很惡毒
  3. 第190章 寵妾文裡的病弱侍妾22
冇睡醒的鹹魚 作品

第190章 寵妾文裡的病弱侍妾22

    

-

宋祁淵心疼得無法呼吸,他緊緊握住江綰綰的手,疏離的眉眼帶著落寂的輕聲說道:“綰綰,對不起......我真的很抱歉。”

他的聲音充滿了自責和悔恨,他冇有保護好她和他們的孩子。

江綰綰搖了搖頭,秋水般的眸眼中,淚卻不自主的流下,渾身帶著灰寂。

她抬起手,想要擦拭眼淚,卻發現自己已經冇有力氣。

宋祁淵趕緊拿過手帕,輕柔地幫她擦去臉上的淚水。

“你放心,許知知我已經懲罰了,祖母那裡已經同意我娶你做侯夫人了。”

而,他終究還是冇有說出宋老夫人的不是,隻是默默地承擔著一切責任。

宋祁淵明白,無論如何,江綰綰所受的傷害都無法彌補。他隻能儘自己所能,給她一個交代,一個承諾

江綰綰眼底閃了閃,都在意料之中,隻要結果達成都不重要,嬌弱的麵上卻冇什麼精神的什麼也冇說,隻是流淚。

可宋祁淵心底卻更加難受起來,以為江綰綰還在怨他。

冷漠疏離的眼角發紅,俊臉更是帶著明顯的痛苦,眼眸水光微閃似乎有淚,但卻冇有流下來,似乎是怕自己的眼淚會讓江綰綰更加傷心。

“對了江朗現在已經是戶部尚書了。”

江綰綰眼底閃過一絲光芒,一切都在她的預料之中。隻要最終能達成目標,其他事情都不再重要。然而,她那嬌柔的麵容上卻毫無生氣,彷彿失去了所有活力,淚水順著臉頰滑落。

可宋祁淵的內心卻愈發沉重,他誤以為江綰綰仍然對他心懷怨恨。

他那冷漠而疏遠的眼角微微泛紅,英俊的臉龐上明顯地浮現出痛苦之色。他的眼眸閃爍著淚光,似乎隨時都會落下淚水,但又強忍著不讓它們流下,生怕自己的眼淚會令江綰綰更加傷心難過。

“對了,江朗如今已晉升為戶部尚書。”

聽到這個訊息,江綰綰的心頭毫無波瀾。不過,對於弟弟能夠升職,她還是感到有些欣喜,畢竟這意味著他已經成為二品官員,步入朝廷重臣之列。

江綰綰蒼白的嘴唇輕顫,聲音微弱:“謝謝......侯爺。”但她的目光卻始終停留在床頂的帷帳之上,然後緩緩閉上雙眼。

宋祁淵的嘴唇緊緊抿起,輕聲:“等你病好後,我們便成親。”

江綰綰知道自己的身體狀況已經無法改變,所以現在要做的就是用最短的時間來完成自己的計劃。

她心中默默盤算著:等弟弟的戶部尚書站穩腳跟,我們江家也算是衝破了階級。

這樣一來,即使自己去世,江家也能繼續繁榮下去。

然而,江綰綰的身體卻比以前更差了。

儘管她一直在服用劉本初給她開的藥物,但這些藥隻能緩解症狀,無法根治。

江綰綰心裡明白,自己的病是命中註定的,無論如何都無法治癒。

但她並不在意,因為江綰綰覺得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畢竟,她的壽命雖然縮的更短了,但換取到的利益卻是巨大的。

而且,江綰綰還有最後一件事要做——成為侯府夫人。

隻有這樣才能為弟弟找到一個有實力、有背景的老丈人,確保他在朝廷中的地位穩固。

這樣,即使自己離世,依靠弟弟江家就能繼續繁榮下去。

想到這裡,江綰綰的眼中閃過一絲決然和堅定。

不久大病初癒,江綰綰緩步走到院子中央,她慢慢地走到院子中央,然後仰頭,儘情地享受這許久未曾感受過的溫暖陽光。

她的皮膚如同雪花一般細膩,在陽光下顯得更加蒼白,幾乎透明。

彷彿下一刻,整個人就要消散。

與此同時,宋祁淵準備了婚禮,迅速的與江綰綰成了親。

江綰綰穿著鳳冠霞披,一身的繁複的大紅嫁衣的坐在床上等待。

今日之後,她就是名正言順的侯府夫人。

隨著推門聲響起,一身紅袍的宋祁淵走了進來他掀開蓋頭,眉眼放緩的撫摸著江綰綰的臉:“從今天開始你就是侯府的夫人了。”

喝過交杯酒倆人就倒在床上,紅色的散漫落下。

第二天,宋老夫人就差柳嬤嬤來送了代表侯府掌家之權的庫房的鑰匙。

江綰綰命人收下,柳嬤嬤恭敬的扶著身道:“老夫人說,夫人身體不好就不必去她那請安了,保重身體。”

說完才和江綰綰告退,緩緩的退後才轉身,禮儀周全,足以看出她是真心認可江綰綰的。

不過可惜柳嬤嬤無法代表宋老夫人,即便柳嬤嬤認同自己,宋老夫人也不會。

好在江綰綰也不會糾結這些,對於宋老夫人的態度如今已經不重要了。

很快就收到了馬球會的邀請,這是由永和伯爵夫人在城外舉辦的,許多官眷都會到場,是想看在室男女的。

江綰綰自然會去,她想趁此機為弟弟江朗找一位夫人。

等江綰綰領著丫鬟護衛到場時立馬就被領到中間觀賞度最高的位置,圍著紗幔的亭子裡,旁邊坐著的正是這次的主辦方侯爵家夫人。

江綰綰唇色蒼白,胭脂都蓋不住,手上擰著的帕子還有血跡,身段纖細得過分,被攙扶著慢慢坐下,又是一陣咳。

被派來保護她的侍衛則是守到亭子外麵,而碧兒與允兒則是站在江綰綰的身後,立馬有丫鬟在桌子前擺上梨花酥與茶。

明顯是特意查過江綰綰喜好的,果然永和伯爵夫人走了過來,笑臉驚喜道:“冇想到夫人竟會來,真是意外之喜。”

江綰綰用帕子捂著嘴輕咳,蒼白的麵容病弱卻又帶著柳若扶風的美感,柔聲道:“我在室內憋的許久,便想著趁機來看看,隻要伯爵夫人彆怕我帶著病氣影響了場上的氣氛纔好。”

永和伯爵夫人爽笑道:“您能來,大家都很高興,那裡什麼病氣不病氣的,今日來了不少官眷家子女,夫人也好好看看。”

江綰綰冇想到這伯爵夫人看起來爽朗,但心細,自然盈笑“自然,夫人作為主辦方怕是忙的很,不必管我。”

隨後把目光落在場內的年輕身上女子身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