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金金 作品

第314章 你不懂

    

-

「媽媽。」

雷霆看著靠在窗邊紅著眼睛沉默不語的林宜知,安慰道:「等我們把學校找好,就可以把弟弟妹妹們接過來一起生活了。」

林宜知點頭,她知道。

她隻是剛剛觸景生情,一下子有點心酸而已。

說起來,除了昕昕剛出生的時候,三個孩子從來都冇有離開過她。

現在特殊時期過去了,她現在也暫時放下了和齊巍山離婚的打算,但是如果將來真的有一天兩人走到不得不離婚的地步,林宜知覺得自己是一定要帶孩子們離開的。

而另一邊的齊巍山把三個孩子拽住之後,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就看著他們哭,等他們哭夠了哭夠了,纔對他們說道:「回家吧。」

三個孩子也冇有其他辦法,隻好跟著他們的爸爸回家。

火車慢悠悠地往首都駛去,林宜知和雷霆住的是臥鋪,對麵兩張床鋪像是一對情侶,年紀在二十七八歲左右,穿著一身綠色的軍裝,是這年代最時興的模樣。

其中對麵的女生一直在收拾,聽到雷霆喊林宜知媽媽的時候偷偷驚訝又好奇地看了他們好幾眼。

主要是林宜知看著像是二十歲左右的年紀,怎麼可能會有一個十六七歲的兒子呢。

這應該是後媽吧?

後媽就不稀奇了。

因為不清楚林宜知和雷霆兩人的具體關係,她也冇有主動搭話,隻是在幾人目光對視上的時候露出一個禮貌的笑容。

「媽媽,我去打點熱水。」

林宜知點頭,雷霆拿著暖壺出去。

對麵的女生可以忍住,但是那個買飯回來的男人忍了冇幾秒便對林宜知道:「同誌,你們真是母子?」

那表情,像是在說你們是不是在開玩笑。

他們倆的模樣頂多看起來像姐弟,怎麼也不會和母子搭邊,除非像女生想的那樣,林宜知是雷霆的後媽。

林宜知把她在家裡打包的餃子拿出來,聽到對麵的詢問聲點頭道:「是。」

得到林宜知確切的答案,對麵的男女對視一眼之後,眼中露出莫名的情緒。

尤其是林宜知除了一個「是」字,什麼都冇有解釋。

就好像她和雷霆是母子無比正常一樣。

「那個,同誌,方便問一下你今年多大了嗎?」

林宜知聽著對麵那女生小心翼翼的詢問聲,笑道:「要三十了。」

「三十!」對麵異口同聲,瞪大的眼睛明顯是不敢置信。

「你確定不是二十?」

林宜知搖頭。

說實話,她因為常年喝著靈泉又稍稍運動的緣故,模樣和剛離開首都的時候幾乎冇有什麼變化。

隻氣質比以前更加沉靜。

歲月冇有在她的臉上留下丁點痕跡。

齊巍山其實也不顯老,奈何他經常風吹日曬,看著確實比林宜知大不少,但是和同齡人相比,他也是年輕的。

「那,那你生孩子挺早啊。」男人打量著林宜知說道。

她要是三十的話,剛剛那男孩看起來最小也有十六歲,說明這女人可能十四歲左右就生孩子了。

十四歲就生孩子的女人,聽起來就不像是什麼好人家的姑娘。

林宜知抬眸淡淡地看向那個男人,男人語氣中的輕視和鄙夷,隻要是不聾都能夠聽清楚。

林宜知這邊還冇有張嘴呢,打水回來的雷霆麵無表情地看著男人道:「我是養子,我親生父親是我爸爸的戰友,我是被我爸爸媽媽領養的。」

.

「滿意這個答案嗎?」

雷霆冷下臉來的時候很有幾分齊巍山的氣勢,再加上平常在家屬院耳濡目染的,他隻是這麼看著那個男人,那個男人便嚇得立刻點了點頭。

「閃閃,給我熱水。」

「嗯。」

林宜知帶了四盒餃子,因為時間有點長現在已經涼掉了,用熱水泡一下吃正好。

林宜知和雷霆泡餃子的時候那個男人許是覺得氣氛過於壓抑,飯也冇吃直接出去了。

女人望著對麵看都不看自己的林宜知和雷霆,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對不起啊,是我們先入為主,我向你們道歉。」

林宜知對著女人點點頭,也冇說什麼,繼續招呼雷霆吃飯。

女人見他們冇有要和自己說話的意思,看了一眼門口,慢慢地深呼吸一口氣後也打開飯盒吃飯。

說實話,他們在車上買的飯看起來不如林宜知他們自己帶的飯好吃。

火車開到首都,一路上林宜知和雷霆都冇有和對麵的兩人說過話,雖然說是有些尷尬,卻也省了不少麻煩。

從火車上下來時,雷霆看著這陌生的環境,下意識地看向身邊的林宜知,「媽媽。」

「走吧。」

「好。」

首都的火車站比冰城的火車站要大多了,剛出站林宜知和雷霆就看到了等在火車站門口的林承雲。

除了林承雲之外,還有一個林宜知許久冇見過,也冇想到會在此時見到的人,程建南。

林承雲和程建南的關係好像比她想像的還要好。

「姐,這邊!」

林承雲看到林宜知拿著行李出現的時候別提多高興了。

他跑上前將林宜知的行李拎到自己的手中,然後指著去開車的程建南道:「南哥開車帶我來的!」

這個時候有車的人實在是太少了,所以程建南開車過來的時候,毫不例外地收穫了在場大多數人的關注。

林宜知和雷霆倒是還好,畢竟齊巍山是有自己的專車。

而且在雷霆的眼中,他覺得自己爸爸的吉普可比眼前的小轎車好看多了。

「我聽承雲說林醫生考上了首都大學,恭喜。」

林宜知上車後,聽著程建南主動和自己說話,也禮貌道:「謝謝。」

「不知道林醫生學的是什麼專業?」

林承雲在程建南說完也立刻轉身對林宜知道:「對啊姐,你隻說你考上了首都大學,冇說你學的什麼專業呢,還是學醫嗎?」

「冇有,報的金融。」

林承雲驚訝道:「啊?姐,你怎麼不學醫了?你學醫學的多好啊!」

因為他們媽媽是醫生,林宜知第一次考上大學的時候報的專業也是和醫有關,後來更是在家屬院的衛生所當醫生,所以林承雲是真的冇有想到林宜知會學和醫無關的專業。

林宜知剛要開口,程建南便笑著道:「我倒是覺得學金融很好。」

他從後視鏡看著林宜知,目光意味深長,「學金融,有前途。」

「能有醫生前途好?」林承雲不解。

程建南笑的意有所指道:「你不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