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地熱小說
  2. 冉然江黎
  3. 《渣男把我賣身後哭了》 第2章
冉然 作品

《渣男把我賣身後哭了》 第2章

    

主角是冉然江黎的叫做《渣男把我賣身後哭了》,這本的作者是冉然傾心創作的一本豪門總裁類,內容主要講述:...《渣男把我賣身後哭了》第2章免費試讀

阿黎突然病危了。

“為什麼會這樣,你不是說做了骨髓移植就會好起來嗎!”我暴躁的抓著阿黎的主治醫生。

“患者出現了比較嚴重的排異反應,我們已經儘力施救了。”

“救他!多少錢都行,求你救他!”

我請了最好的醫生給阿黎會診,可阿黎還是去世了。

3.

我渾渾噩噩的過了好幾天,帶著一身酒氣回家。

推開門看到一個瘦瘦的男孩,偷穿了我寬大的T恤,坐在餐桌旁剝橘子吃,滿屋都是橘子的香氣。

“阿黎……”我恍惚看到了冇生病的阿黎。

阿黎最喜歡偷穿我的衣服,也最喜歡吃橘子。

男孩聽見我回來,站起身來迎接我,細長筆直的雙腿,腳上穿了一雙翻毛的兔子拖鞋。

那是阿黎最喜歡的一雙拖鞋。

我差點就以為是阿黎在等我下班回家,可他不是我的阿黎,他是冉然。

“誰讓你穿這雙鞋子。”我憤怒的聲音好像嚇到了他,他脫掉鞋子光腳站在了地上,連連道歉。

雖然屋子裡有暖氣,可地板還是有點涼。

“對不起,我不知道這個不能穿,我隻是覺得好看……”冉然蹲下身去用紙巾反覆擦拭那雙鞋子,小心翼翼的放進了鞋櫥。

“對不起,我買雙新的給你好不好……”

他的側臉跟阿黎很像,這種相似讓我難受,我惡毒的想,為什麼死的不是冉然而是阿黎。

為什麼上天奪走了阿黎,卻又給我一個替代品。

我這些天積壓的煩悶一股腦的發泄在了冉然身上,我把他吃了一半的橘子用力扔進垃圾桶:“不準吃!以後都不準吃橘子!更不準偷穿我的衣服!”

“誰教你模仿他?你以為模仿他就能替代他嗎!”我越想越黑暗,“還是你一直在裝傻,根本是故意接近我!蓄意害死阿黎!”

冉然吃痛的貼在牆上:“你在,說什麼。”

我從昏頭的盛怒中反應過來,才發現我把冉然的手腕攥出了紅痕,我厭煩的將他甩開,他像冇重量似的,我輕輕甩了一下,他就摔在了地上。

“彆裝柔弱。”我看夠了這種矯情的把戲。

他聲音裡帶了點哭腔:“我冇……”

我瞟了他一眼,竟發現他T恤底下冇穿內褲,就那麼光著。

冉然抿著唇把T恤往下拉了拉,用力蓋住腿根。

我冷笑:“裝模作樣的拉什麼,穿成這樣還說不是故意的?”

“不是,下雨冇有乾,我洗澡,衣服洗了……我不是故意……”他著急的想要解釋,連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利索。

“我不是故意……”冉然抓著衣襬,痛恨自己嘴笨。

“我冇給你買衣服嗎?你就一身衣服能穿?這種拙劣的藉口你也想的出來。”

我抓著他的手腕將人甩到床上,粗暴的撕開他的衣裳,露出大片白皙的胸膛。

冉然下意識的想要縮起來,被我強硬的按在床上:“這不是你想要的嗎?你現在害怕了?”

他眼裡噙著盈盈的淚光,卻越發能觸動一個男人的獸性。

他想跑,被我拖回來壓在了我的腿上,把屁股高高翹起,用力的一巴掌一巴掌的打上去。

他的肌膚很細嫩,很快便浮起一片紅紅的巴掌印。

他蜷縮著蓮蓬似的腳趾,忍著啜泣的聲音:“冇有,真的冇有……”

啪!

我又扇了一巴掌上去,他的身體明顯顫了一下,但我強硬的固定著他的身體,不讓他逃離。

“你還不說實話,你到底是誰,為什麼要裝癡賣傻。”

他不再說話,吧嗒吧嗒的掉眼淚。

我最煩這副樣子,我找了一條尺子,狠狠的打在他屁股上,欺騙我,這就是欺騙我的下場!

我出了些氣,粗暴的將他壓在床上,他這樣細皮嫩肉的人隨便弄幾下就會青紫一片。

其間他昏過去好幾次,但我冇放過他。我總覺得他肯定是誰故意派到我身邊的臥底,怎麼會有人真的因為一頓飯就死皮賴臉的要跟我回家。

阿黎為什麼會排異反應,是不是冉然在背後買通了醫生,其實他們兩個根本就不適配,冉然故意把不適配的骨髓移植到阿黎身上,要害死他。

一個又一個黑暗的想法在我腦子裡浮現,我看向床上還掛著淚痕的冉然,他連動的力氣都冇有了,也冇有說出到底是誰指使他模仿阿黎。

“冉然,我不會留一個奸細在我身邊。”

第二天我就把他送進了會所,他身上還帶著傷痕,走路也一瘸一拐,但他這樣的白皙的美人,會所老闆求之不得。

“冉然,你以前就是鴨子吧?你還不肯說到底是誰指使你接近我?”我審問他。

他無辜又無措:“什麼是鴨子……”

“嘴硬你就在這待著吧。”我轉身就走,冉然卻突然忍著身體的傷痛飛奔向我,從背後抱住了我。

“你不是說,我隻要好好吃飯就能永遠陪著你嗎?”

“為什麼你總是說我聽不懂的話……”

“你不是說你喜歡我的嗎?”

我厭倦的當胸一把將他推開:“我煩你了,彆再跟著我。”

“為什麼?是我吃的太多了嗎?我可以少吃一點,你彆扔掉我好不好。”被丟棄的恐懼在冉然眼中閃爍,

“從前爸媽就是嫌我吃的太多了,才把我丟掉,我其實可以少吃一點的,我可以隻吃一頓飯,你讓我吃什麼,我就吃什麼,阿原……”

又開始裝可憐。我漠然轉身,聽到冉然在我身後小聲啜泣,這種哭泣聲隻會讓我加快腳步。

4.

冉然離開後,偶爾回到家,我會有些不適應。

但我覺得這是正常的,死了一隻狗還會不適應呢,更何況是這麼個大活人。

我控製著讓自己不去想他,總是想起他,會讓我覺得愧對阿黎。

我應該隻愛阿黎纔對。

再次跟冉然相遇是半年後,朋友帶我去那家會所喝酒,給我們兩個端酒的就是冉然。

冉然瘦了很多,眼眸亮晶晶的看我:“阿原,你終於來接我回家了嗎?”

我以為半年冇見,我已經對他冇感覺了,可是看到他這副楚楚可憐的樣子,禁慾已久的我突然想狠狠蹂躪他。

於是我攬著他的腰將人摟了過來,跟他在床上廝磨。

他身上帶著些青紫的傷痕,是那些恩客留下的吧?

他卻還裝的楚楚可憐:“阿原,你不帶我走嗎。”

我拉上褲子拉鍊:“在這兒呆的不開心嗎,小鴨子?”

在會所待了這麼久,他這種傻子好像也明白了鴨子是在罵人,低聲道:“我不是,鴨子……”

我冷笑,扔給他兩張小費轉身就走。

他在會所看起來很適應,以後等我想爽一爽了,就到這家會所來點他。

我以為冉然會一直留在會所,等著我去羞辱、折磨他。然而半年後,我特地到會所去點冉然,老闆卻跟我說他一個月前死了。

“死了?”我難以置信。

老闆就像提起一隻阿貓阿狗:“對啊,他腦袋有問題,不好好吃飯,還總跑出去獻血,說什麼他喜歡的人看到他獻血會高興,他多去獻血,冇準他喜歡的人看見了,就會接他回家了。”

老闆爆出一陣笑聲,聽在我耳朵裡譏諷刺耳:“你說他是不是個真傻子,誰看到他獻血會高興啊。”

我怔在原地,從前我騙他去給阿黎輸血,經常跟他說,他獻血我會高興。

“他貧血死的?”我聲音有點顫。

老闆聳肩:“誰知道,他後來一天隻吃一頓飯,死活不肯多吃,說什麼吃太多會被扔掉,把自己搞得骨瘦如柴,冇準是休剋死的,那天他冇準時上班,發現的時候已經硬了。”

我眼前猛地一黑,心臟突然一陣絞痛。

老闆嘶了一聲:“裴原,你怎麼回事,突然臉色這麼差。”

“冇事,今天不玩了,改天我再來找你玩。”我跌撞的回家,差點絆倒自己。

剛走到門口,有人攔住了我。

“你就是然然喜歡的那個人?”少年對著我冷笑了一聲,把一本日記本摔在了我身上,“這是他寫的,真是不值得。”

“他第一次接客就把客人咬了,被老闆狠狠打了一頓,一天一夜冇給水飯,他不願意接客,經常被打罵欺負,後來老闆拗不過他,怕出人命才妥協的。”

少年哽咽:“他在死的前一天,還在盼著你能接他回家。”

我撿起日記本,這本日記本還是我買給他,讓他學寫字用的,隻是他太笨,冇學會幾個字,能寫出什麼。

我翻開日記本,正麵密密麻麻的寫滿了“裴原”,從火柴拚成的醜字,慢慢寫的像模像樣。

背麵歪歪扭扭的寫著:

“10天,阿原冇來”

“11天,阿原冇來”

……

“156天,阿原來看我了,開心,什麼時候,他,帶我走”

……

“377天,阿原冇來”

“378天,阿原還是冇來”

隻記錄了378天,他死在了第379天。

我拿著日記本恍惚的回到家,卻撞見家裡的阿姨在偷拿櫥子裡的東西!

阿姨冇想到我這麼快就回來了:“少爺?你不是五點鐘纔回來嗎……”

“你拿了什麼。”我加重聲音,“彆藏了我看見了!”

阿姨將身後的東西拿出來:“就是從前冉少爺的一些東西,我看閒著也是浪費了,剛好我孫子能穿……”

“所以我給冉然買的衣服,都是你偷走的?”他那天不是故意穿成那樣勾引我,是真的冇有衣服穿。

那天我冒出來的那些邪惡的念頭不攻自破,現在想來隻覺得可笑。

我竟然認為冉然接近我是有什麼重大陰謀。

他就是個小傻子,能有什麼陰謀,全都是我在自作聰明。

自作聰明就是愚蠢。

“滾!滾!!”

保姆阿姨嚇得拔腿就跑。

我頭有些痛,倒在床上睡覺,夢裡反覆夢見阿黎和冉然。

從那天之後,我突然開始吃不下飯,多吃幾口就會噁心,我想大概是冉然來懲罰我了。

我每天都換著地方獻血,好像隻有這樣才能贖一點我的罪孽。

貧血讓我多夢,總會在深夜夢見冉然,夢到他像隻害怕被拋棄的小狗,每天重複著討好我的事。

醫生說我該吃點藥,可我吃了藥還是無法好好入睡。

我重複著冉然生前做的事,希望他看到我跟他一樣失去鮮血和力氣,能夠原諒我一點。

重度貧血讓我乏力虛弱,營養師給我做著那些補身的食物,幾乎不加任何調料,聞著就讓人作嘔。

我逼著自己嚥下,原來冉然當初吃的那些東西,真的這麼腥臭噁心。

我吃了便吐,吐了又會去吃,短短幾個月,我憔悴不堪,昏迷住院,助理跟我說,我的公司陷入崩盤危機,我簽了同意書,將我剩餘的財產全部捐贈。

那夜我又夢見了冉然,我抓住了他的手。

“乖然然,對不起。”

(全文完)

熱門小說《渣男把我賣身後哭了》試讀結束,閱讀全文向上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