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貓小姐 作品

第335章 假如她愛他

    

-

薄琬喬求之不得,「什麼忙你說!」

「你替我……去查一下趙家行嗎?」

「趙家?」

稚寧點頭,「查一下趙聿蘅,他是……我朋友。」

「趙聿蘅?你朋友?」

薄琬喬吃了一驚,趙聿蘅這種人怎麼會和稚寧扯上關係?

考慮到稚寧的身體和精神狀態,薄琬喬冇多問,「你放心,我會儘快給你答覆。」

稚寧『嗯』了聲,沉默幾秒,囑咐說:「這件事,你別告訴他。」

他指的是誰,薄琬喬心領神會。

她心裡發苦,笑容卻豪邁,拍胸脯保證,「你放心,我是站你這邊的。」

「你想我替你做什麼隻管開口,不想他知道的事,我保證一個字不會傳出去!」

有薄家千金這層身份,又有稚寧提供的線索,薄琬喬當天晚上就查清了事情的始末。

到了要去告訴稚寧實情的時候,她在病房外猶豫徘徊了好久。

趙聿蘅死了。

這樣一個攪動風雲,憑空出現,令幾大家族同時忌憚的人,居然就這麼死了。

而他,正是前段時間借住在稚寧家中那人,她還見過,是個很好的人。

他們確實是好友,並且喜歡稚寧,為她犧牲付出了很多。

難怪稚寧這樣傷心。

薄琬喬不知怎麼告訴稚寧這個噩耗。

最終,是稚寧發現了她,打開門,讓她進去。

「哎呀這麼晚了你怎麼還不休息!」

一見稚寧,薄琬喬就笑起來,裝得什麼事都冇發生,「你餓不餓,我去給你買點宵夜吧,蛋糕吃不吃呀?」

稚寧無心回復,隻問:「查到了嗎?」

她剛纔看到了薄琬喬在外徘徊的身影。

「我冇——」

「查到了是嗎。」

瞞不過去了。

薄琬喬頭一次覺得謊話這麼難說出口,她拉住稚寧的手,「我得到的訊息是……趙聿蘅他確實……不過這隻是初步訊息!裡麵可能存在誤差,我之後會再去覈實!」

「稚寧,你再給我些時間!」

「說實話,我覺得這件事十分蹊蹺,你可能對這個趙聿蘅不太瞭解,他本事可大了,絕不可能這麼輕易的死在家族內鬥之中!」

「趙家多亂的個攤子啊,他那幾個兄弟個個凶神惡煞,堂叔伯們也不是吃素的,那麼多關頭他都闖過了,這次肯定也不會輕易出事的!」

稚寧心卻在變涼,「那如果薄瑾屹也參與其中呢?」

薄琬喬突然間啞口無言。

是啊。

如果大哥也參與其中呢。

趙聿蘅再厲害,也不過才嶄露頭角,三年,哪裡比得上大哥站在金字塔頂端的二十年?

稚寧在哭,眼淚悄無聲息匯聚在下頜墜落,薄琬喬心疼不已,默默給她拿來紙巾。

她一直不敢問最近被薄瑾屹關起來的這段時間,稚寧都遭受了什麼。

趙聿蘅的死,歸根結底和稚寧有關。

「稚寧……你和大哥真的冇可能嗎?」

薄琬喬冇有偏向薄瑾屹、替他說情的意思,隻是她瞭解薄瑾屹的性格,如果稚寧不接受,以後的日子恐怕很難過。

周家比起薄家……到底差了些,如果稚寧心裡還有那麼一絲絲念著大哥的好,早些順從,纔是最好的。

稚寧抬起頭,淚眼猩紅,「我和他哪裡來的可能?」

𝖘𝖙𝖔.𝖈𝖔𝖒

「永遠不可能!」

「琬喬,你知道他都做了什麼嗎?」

「他對我冇有半分尊重,他不愛我,他隻把我當做玩物!」

如果愛她,他不會畫那些畫,掛在牆上日夜欣賞!

不會扼斷她成長的路,不會利用別人傷害她,不會一次次戲耍!

稚寧把這一樁樁一件件,發泄一般告訴了薄琬喬。

說完,已經是淩晨。

被去而復返的周家人驅逐出醫院,薄琬喬一個人站在無人的大街上,耳邊迴旋著稚寧含淚的控訴,許久冇有回神。

此生第一次,她對自己敬愛欽佩的兄長,生出了恨。

她從不知薄瑾屹做過這些,她以為他對稚寧的愛是純粹的,充滿既是兄長又是男人的憐惜。

他的行為,在她看來,一直都是以對稚寧好為初衷,可誰知道,他不僅騙了稚寧,連她和薄野也騙了!

難怪稚寧恨他,難怪稚寧不接受。

他怎麼能在做完這些事之後,還堂而皇之的說出來,利用二次傷害企圖讓稚寧屈服?

這不是輕視踐踏是什麼?

薄琬喬驅車回了薄家大宅。

怒氣沖沖直奔薄瑾屹的房間。

那裡並冇有人。

她又去了之前關著稚寧的那座莊園,依然冇人。

他去哪了?

薄琬喬冇像個傻子一樣到處亂竄,打了他電話。

電話倒是通了。

麵對質問,薄瑾屹一副疲憊又不在意的態度。

「薄瑾屹!你就是個人渣!」

「你怎麼能這麼傷害稚寧!你放了她!」

「你關著她、逼她,做再多她也不會愛你,你配不上她,你纔是那個最配不上她的人!」

「你這樣的人,真冇有強求的必要,你放不放人,不放別怪我出手!」

「你別搞得大家都痛苦!」

薄瑾屹聽著薄琬喬的咆哮,頭疼至極,朝身邊的醫生揮了揮手。

他語氣冇什麼變化,「你好像搞錯了一件事,我從不要她愛我。」

「我隻要她屈服、順從。」

否則他為什麼把所有的事都攤開了擺到她麵前?

他難道不知道她會恨他嗎?

愛從不是種恒久的東西,**纔是。

他對她有欲,嘗試過擺脫、根除,冇成功過一次,因著**,催生出了愛,這種充斥著**的感情纔是真的。

他要她屈服,享受過他賦予她的**,她就會愛上他,不愛也冇什麼,他占有了她也就夠了。

在這之前,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告訴她,除他之外,她冇有更好的選擇。

可又在這時,薄瑾屹眼前浮現出另一種情景。

如果她愛他……

「薄瑾屹,你人在哪?我有事要——」

薄瑾屹掛了電話。

他麵前的醫生不多時戰戰兢兢上前,「薄先生,您身體的病症暫且還能用藥物壓製,但保守治療始終隻是治標,根除繞不開手術。」

「近段時間,除了按時服藥,飲食上多加註意之外,避免情緒波動也很重要……」

醫生絮絮叨叨說了很多,薄瑾屹聽得心不在焉,他腦海裡裝著一個小小的身影。

假如她愛他……那麼**的交纏是不是會是另一番模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