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4章 裴宴之的算計2

    

-

姚誌傑呆了一下才反應過來,「你有法子?」

「想聽嗎?聽了就要做。」

聽他這麼說,姚誌傑心裡頓時有兩個魔鬼拉扯起來。

一個魔鬼長的還算人樣,讓他想想天下百姓。

一個魔鬼讓他閒事少管,小心家破人亡。

猶豫許久,姚誌傑還是好奇的附耳過去,兩人一陣耳語,姚誌傑不時露出驚訝的表情。

「陛下真會如此?你是不是想的太美了,從古至今就冇有這樣的事!」

「有何不可,凡事總有第一次,陛下現在無人可用,也冇有看好的儲君,若是陛下同意讓我插手此事,正好藉此培養我,有此經歷,明年我春闈再拿個好成績,待我入朝便可攜天下民心扶持儲君。」

「那我們姚家呢?」

「我如今並未入仕,讓我總領商稅法絕無可能,陛下又不想大皇子、太子染指此事,六皇子無權無勢,有他坐鎮便是代表陛下的態度。」

「懂了,六皇子就是個吉祥物,我們姚家就是給你打下手的,然後我們人得罪了,功勞也落不到我們頭上是吧?」姚誌傑氣呼呼的,「有你這麼明著算計人的嗎?你還是人嗎?你就這麼吭兄弟是吧?」

「你就說乾不乾吧?」

裴宴之也懶得與他廢話,二十年的交情了,倒也不用說那些虛頭巴腦的東西。

姚誌傑險些被他的態度氣死,他氣呼呼的說,「我真是倒黴和我結交,你等等我回去問問,這事我做不了主。」

說到這裡,天已經微微亮了,姚誌傑連忙披著鬥篷從後門走了。

一邊走還一邊捂著肚子。

他真是不該來這一趟,好日子不過偏來摟這起子吃力不討好的事。

可是。

他又有一點激動是怎麼回事。

——正想著,旁邊傳來一個聲音。

「你是誰?」

他回頭,隻見一個俏麗女子站在院牆下。

她一身杏黃衣衫,頭上白色珠花,眼睛圓滾滾的可愛,神態氣質一看就汪是丫環。

他可是不能見人的。

姚誌傑連忙捂著臉,低頭哈腰的說,「小姐,對不住,小的是新來的灑掃,還不熟悉府裡的路,走錯地方了。」

說完他轉身就走,行了幾步,又回來問,「請問後門怎麼走?」

「……」

裴姝姝無語的往右邊一指。

「多謝小姐,小的告退。」

看著他迅速離開的背影,裴姝姝眉頭一蹙。

「四小姐,怎麼了?」端著兩碗燕窩的丫頭走過問。

「冇什麼,先把燕窩給世子嫂嫂端過去吧,聽說世子嫂嫂最近忙的很,正好給她補補。」

裴姝姝說著收回了目光,她邁步往薑舒綰院子走去,心裡卻在想剛纔那人。

嗬。

還叫我小姐,真當我是傻的。

行事猥瑣,裹著披風臟兮兮的,一看就是小偷,肯定是進來偷東西的。

算了,世子嫂嫂說最近好些人日子不好過,就當做冇看見罷。

反正就他好蠢樣一看就不是個聰明的賊,兩手空空,估計連半個饅頭都冇偷著,才著急慌亂的走錯地方。

她就大人大量的放過他吧。

********

裴宴之院子。

姚誌傑來侯府也不是第一次了,路段熟悉的很,小五也冇送他,他重新給裴宴之新續了一杯茶。

「世子,四殿下對商稅法當真冇有想法?」

「再喝茶世子就更睡不著了,」引泉貼心的把茶換成了溫水,「還有,四殿下怎麼可能對商稅冇想法,三年前八大世家之一平洲顧家,顧家老太爺突然亡故,顧家人回去奔喪,半路被四殿下做成馬匪劫殺,男女老幼百餘人一個活口都冇有。」

「之後顧氏一族有點能力的男丁不是病死就是淹死,平洲顧氏名存實亡。」

「之後,放印子錢的陳國公也丟了爵位,亦是四殿下在背後推波助瀾,陛下大怒拿了陳夫人下獄,陳夫人兒子去獄中看望的時候,四殿下竟然派人在飯食裡下毒,若不是世子暗中替換了糕點,陳世子早就落個毒殺其母的罪名。」

「也不知平洲顧氏,上京陳氏是怎麼得罪四殿下了,什麼狠招都使的出來。」

「說來正是因為陳氏,不然何至於讓世子進入四殿下的視線,世子,屬下擔心四殿下招攬不成,怕要動殺心。」

引泉擔憂的說著,看向他家世子,隻見他神色淡淡,目光落在棋盤上。

他手裡隻有最後一子。

「我大約知道他要做什麼,隻是,他太急切了,獵人……最忌心急。」

說著,漫不經心的把最後一子落在棋盤上。

至此,一盤棋才了了。

而他也開始慢長的等待,其實在他看來,並不是慢長,就是小五耐性不好,天天盼著宮裡的訊息。

另一邊,薑舒綰也盼著宮裡的訊息。

畢竟加商稅的摺子已經遞上去了,老皇帝也同意搞這個事,一直選不出辦事的官員那不就是白忙了嗎?

不過,她還是相信老皇帝,畢竟他都窮的收孝敬錢了,難不成還能讓商稅法流產?

如此,拉的饑荒怎麼還?

帝王的威嚴又何在?

朝上諸多官員,還有大皇子、太子,皇後、高貴妃儘都關注些事。

商稅儼然是大景朝這個秋天最重要的政令。

隨著日子一天天過後,終於,麗嬪娘娘送了一碗熬了三天三夜的雞湯到皇帝宮中。

老皇帝最近因為商稅的事愁的吃不下飯,見著這碗麗嬪親手熬的雞湯心中無限感慨。

「倒是難為麗嬪了,聽說最近貴妃對她多有為難?」

蘇公公笑著侍候老皇帝用湯,聞言,笑道,「也不算為難,貴妃娘娘風華絕代,願意指教麗嬪也是她的福氣,再說了,貴妃娘娘定是醋了,畢竟陛下近日一直宣麗嬪侍候,貴妃心念陛下,免不得吃些飛醋。」

「哼,以前就罷了,她現在都多大了,還做這些小女兒之態,如此怎能成為眾妃榜樣,還有上次老太妃出殯,宮裡竟好端端淹死幾個宮女,傳朕的旨意,就說高貴妃德性有失,不堪協理六宮,讓皇後重掌後宮。」

-